去了哪裡,人間終極之癡男怨女

去了哪裡,人間終極之癡男怨女

  片子以一家四口的滅門慘案起首。Truman認為這是一單可供寫作的材料,因此接觸疑犯,希望能夠從他們身上得知內幕,完成自己的作品。疑犯之一的Perry一直堅持不是自己的錯失,他不想死,當Truman表示會幫他的時候,他重燃了希望,並與Truman慢慢的建立起友誼來。然而,到了最後,Perry終於表白,人是他殺的,第一槍是他打的,沒有懷疑,一下子就打下去了,連友人也都露出吃驚的樣子。最平凡的人也會有最兇恨的時候,每個人身上都有著冷血的因子,只差在會不會顯露出來罷了。

我也寫寫吧。

窩在家裡看東邪西毒,剛開始就覺得這個電影實在不一般,配樂很好聽呢。開頭關於醉生夢死的說法,更是引起了我極大的興趣,於是邊看邊敲下裡面的臺詞。到最後全部看下來,可以看到電影講的其實就是人世間最普遍的男女之情,一條條一套套的道理,都那樣熟悉可見。
很多人抱怨《東邪西毒終極版》無聊之極,不知所云,其實王家衛不過想說個最簡單不過的道理罷了吧,所謂人間終極,就是男女都逃不過的愛情。如果有愛相伴,那么每一天都是醉生夢死的快樂。如果注定要失去,那么便最好忘記罷了,只是你越是想要忘記的時候,你反而記得更加清楚。

  Perry骨子裡有著冷血的地方,Truman也是一樣。當Perry對他推心置腹的時候,他只是利用對方。表面上是想幫忙,為你找一個好的律師,希望能把你倆救出來,其實卻擔心你倆不死,書就沒法子出版。在Perry的面前是一套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又是一套。新書寫好了一部份,出版社為Truman舉行讀書會。在眾人的掌聲下,Truman一臉滿足的樣子,可是當Perry質難他時,他又立刻把一切都推在出版社上。明明是已寫好了一部份的書卻給說成沒有下筆,為的就是不想讓對方讀,省得Perry唸了,知道自己把他寫成冷血狂徙後,會拒絕繼續說出自己的故事。Perry在Truman面前演戲,Truman也在Perry面前演戲,但Perry至少還有一點真心,他是真心相信對方的,也是真心把對方看作朋友的,他只是隱瞞了自己的過去。Truman卻是全然的假,他只是為了套情報而靠近對方,當對方阻礙到自己成名時甚至生了想要對方快些死掉的想法。在
Perry真的死了後,Truman卻表現出一副傷心的樣子,是真的傷心嗎,還是在做戲而已?其實Truman根本沒想過要救那兩個犯人,由始至終到只有利用罷了,最後的傷心其實也是一種自我解說的戲罷了。如果在對方死後大笑的話,自己就太涼薄了。傷心,不是真的傷心,只是對自己的交代罷了。我是利用了你,可是你死後,我還是有傷心的。彷彿這樣,自己做過的,就不算錯了,因為自己也都有著真心的時刻,就算之前有假的時份也都不見得是對不起對方了。
Truman寫的書名叫In Cold Blood,其實cold
blood的不只是殺人的人,也比括那些手上沒有沾上半點血腥,心裡卻冷得能刺殺他人的每一個人。

其實,好的影評太多了。我本來不打算寫ˊ_>ˋ

話說, 王家衛對於男女愛情心理的解讀實在叫人嘆服。
她想要的男人不過就是簡單的,他不需要擁有天下,而要能相廝守,他不要給很多的承諾,只需能在適當的時候說出那句她想要聽到的話。因為她堅信有些話說出來了就是一生一世,所以女人總是會記得男人對她說的每一句話。
然而,男人則一味羨慕被女人喜歡著的感覺,卻不知有那么一個女人在為他守候,還偏信得不到的永遠才是最好的,結果傷害了別人也貽誤了自己。

馬大三是懦弱、自私、麻木的。然而看影評之前,我一點也不恨他。甚至不討厭他。
我就是這樣的人吶。
影片裡大家都不知道“我”是誰--這是一個文字遊戲--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誰;都是喪失自我、麻木的人罷了。
我知道我是誰嗎? 我是中國人。我是東北人。我是女人。我是雙魚座。
我每天活在標簽裏。媽媽說我要上學我要結婚我要出國我要當官,於是我便做了這些。
我在被世界同化。我喪失了自我。
我不愛國,也不善良。我做任何好事都是因為我覺得這樣做的結果會最好。我愛國是因為不愛又能如何呢--我根本無法改變。
如果有得選,我願意做中國人嗎?你說我可以移民。錯!第一代移民永遠帶著祖國的印記。有的時候第二代依然飽受歧視(例如「雙非」)。
有很多事我不敢承認、我選擇忘記。
我其實一點也不善良呀。我只是在每天欺騙自己麻木自己解釋自己的一切罪行。

再多的解讀也是無力,電影裡的對白足夠經典了。

我也是理解花屋的。他要殺那個小孩是因為他要表明自己的決心--絕對沒有和「支那豬」成為朋友!
他挑起屠殺(第一個殺掉那個男人--名字不記得)也是因為他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吧。
不過我還是覺得他是想救中國人。
當時那個男的太過分了,居然那麼沒大沒小地說話,那個隊長馬上就要怒了還看不出來--中國人都這麼傻這麼naive嗎?花屋大概是想,隊長發怒就糟了,不如先殺了這個不識相的人挽回局面。--結果卻製造了暴亂。
可能你會說我又幼稚了犯傻了,我和那些村民一樣,奢望日本鬼子有人性、也拿我們當人,所以這麼來思考花屋。唔⋯⋯也許是吧。但我相信花屋是不同的。他在中國人家裡住了半年,他臨被放走之前那一段的感動和感謝是發自內心的。他後來殺中國人都是為了自保。
道義上他應該寧願自殺都不殺他們,可「不殺是好心,殺是道理」啊。
誰也不是那麼高尚的人。自己的命才是最值錢。

關於“醉生夢死”——人最大的煩惱就是記性太好,如果可以所有事情都不記得,以後的每日都有個新的開始,咁你話有幾開心呢!

更何況花屋真的該感謝中國人嗎?
歸根結底,中國人為什麼以德報怨、善待他?因為那個翻譯做了手腳吧。他沒有說花屋殺過中國人蹧蹋過中國女人,也沒有教他罵人話,反而教了吉祥話。
而村民善待花屋是為了自保,不受「我」的責任追究。他們也想殺花屋來著,只是陰差陽錯沒有殺成。

要一個人死,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殺掉他最喜歡的人。

日本不戰而敗,心中不甘,撤兵之前屠村洩憤。 還需要其他理由嗎?
我一點也不恨隊長或者花屋。
我對日本人「恨」的那條神經大概是斷了,或者被鍛鍊得太強大了,強大到已經無法被刺激。日本人跟蒙古人滿洲人的區別是:他們沒能佔領中國。
不是嗎?

慕容燕:笑話,他要是喜歡她的話又爲什麽要離開她?
歐陽峰:有些人是離開之後,才會發覺那個人才是自己最喜歡的,或者黃藥師就是這種人。

這影片裡我最厭惡的是那個翻譯。開頭和後來馬大三要糧食的部分還好。最後聯歡的時候那是把中國人往死裡整啊。
他知道怎麼幫花屋活命,卻不知道怎麼幫中國人活命嗎?
為什麼一直直譯那個男的的話,為什麼不用中文警告他?眼看著一場悲劇發生。
答案簡單:因為如果花屋得罪了中國人,他也會跟著倒霉。但若是那個中國人激怒了隊長,他沒有任何責任。
同樣,他只是沒做好事,但我卻不想原諒他。
因為他做那件事不需要付出很大代價,只是舉手之勞。
可是不做的後果卻那麼慘痛⋯⋯ 他臨死前笑的又是什麼呢?

一個人受到挫折,或多或少會找個藉口掩飾自己。

最後想說一下kmt。這部影片最偉大的地方在於:中日台三方都會討厭它(^O^)/
因為他太真實了。另外,我不明白c黨為什麼隱瞞日本向k黨投降的事實。當時的合法政府是k黨,日軍對中國投降當然是對官方政府投降吧。那又不代表c黨沒出力!更何況,日本投降本來就是因為本土遭受重創,根本不是被中國人打退的。
c黨為什麼要幫k黨隱瞞?搞得現在所有人都覺得c黨是竊取k的果實。但其實當時的抗日主力應該確實是c黨的。(根據我祖父的講述和其他影評、電影、書籍等刊物。)當時的k黨貪污腐敗並不亞於今日的c黨。另外我十分同意高曉松的「國運說」。馬克思說個人的功績不重要,但李光耀和蔣經國治理出了最優秀的華人國家,你中國有誰呀?

你曾經說過要娶我為妻,我又怎么會不認得呢?
喝醉之後說的話,你有怎么可以這么認真呢?
因為你的一句話,我一直等到現在。

反思過mao做的錯事,我越來越不討厭他,反而覺得他始終是中國大陸最偉大的一個政治家。
他只是走錯路、不幸運罷了。任何事你都要試試的。不試試怎麼知道不對。

我曾經問過自己,你最喜歡的女人是不是我,現在我已經不想知道了,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問起,你一定要騙我。——這句讓人覺得無比可笑的自白,卻是最體現了慕容嫣的癡情,已經達到了何種地步,一個女人反復問自己關於一個男人的心思,可是,這哪裡是她能給出答案的問題。而她卻一再的問,無非是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可是,她所想的,永遠不是那個男人心裡想的。看著林青霞演繹的那個自欺欺人自憐自愛的樣子,真叫人心疼啊。

扯遠了。
總之我相信花屋是懷有善意的而最終,馬大三也收到了他傳達出的善意。結尾處的「含笑九泉」說明了一切。

他被告知在三十歲之後就會失明,因此想在這個三十歲的夏天前趕回家鄉看最後一次漫山開的桃花。但苦於沒有盤纏,於是在一個又一個黃昏中等待馬賊的到來,他說“希望馬賊早點到來,不然遲了,桃花都凋謝了。”然而,花開的季節終究不等人。

ps,結尾處kmt的「戰俘說」其實有點影射c黨吧。因為kmt其實是會殺戰俘的,反而mao是不會殺的。
在影片裡這是被諷刺的。可是現實中我覺得mao是對的。因為我讀過太多日本人對中國做補償的資料和文章吧。他們都是像花屋一樣懷有善意的。
而他們的善意來源於中國人對他們的善意--偽善。

爲什麽一直看著那個女人?
因為她讓我想起另外一個人。
你老婆?
既然你那么掛念人家,爲什麽還要四處飄泊?
她喜歡上了我最好的朋友。

當然,我時刻應該記得:我也是愚昧麻木「偽善」的中國人之一。

我想你一定很喜歡你老婆。
可以這么說。
既然如此,你爲什麽不留在她身邊啊?

我不知道爲什麽我這樣做,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。我走的時候,那個女人的眼淚在我臉上慢慢的幹了。不知那個女人(背叛了他的老婆)會不會為我流眼淚呢?

別以為要欺騙一個女人是很容易的事情,越是單純的女人就越直接。

我終於明白那個女人爲什麽會喜歡洪七,可能就是因為他夠簡單。
看著他們走的時候,我的心是妒忌的,曾經我也有過這樣的機會,不知為何,我卻放棄了。

每次下雨,我就會想起一個人。她曾經很喜歡我,不知是巧合還是其他原因,每次我要離開她遠行時,天都會下雨,她說是因為她不開心。後來她嫁了給我哥哥。她結婚的那天,我離開了白駝山。

雖然我很喜歡她,到我始終沒有告訴她,因為我知道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好的。
每次她看著那個小孩,我知道她心裡其實在想著另外一個人。
我很妒忌歐陽峰,我很想知道被人喜歡的感覺是怎樣的。結果我傷害了很多人。

我一直都以為你們會在一起,爲什麽你不嫁給他?
他都沒說過喜歡我。
有些話不一定要說出口的。
我就需要他說一句話而已。但他不肯講。他太肯定了,他以為我一定會嫁給他,怎知道我嫁給了他哥哥。在我結婚的那晚,他叫我跟他走,我沒有做到。爲什麽要等得不到才來爭取?既然是這樣,我不會給他得到。

如果感情是可以分勝負的話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贏了。但我很清楚,我從一開始就是輸的那個。

你知不知道現在什麽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?
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應該是你的兒子。
我以前也是這么想。但是看著他一天天的長大,我知道他遲早是要離開我的。其實我現在覺得什麽都沒所謂。以前我覺得那句說話很重要,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講了出來就是一生一世。但現在想想,其實講不講都沒有什麽分別。因為有些事是會變的。我一直以為自己的贏的那個,直到有一天看著鏡子,才知道自己輸了。在我最好的時候,我最喜歡的人都不在我身邊,如果時間能夠返回,那該多好。可惜了,手中的紫荊花兒也從含苞待放開到凋謝了,何況是日日為君消瘦的伊人。時光終究不等人。
對鏡理髮鬢的那會兒,她心裡多么想能和那個喜歡的人在一起呢,可是他終究沒有來。淚水再也禁不住了,在奔向決堤的此刻,她桃紅的嘴唇霎時顯得倍兒悲愴。又是那樣的叫人心疼呀。

最後歐陽峰揭開關於“醉生夢死”的謎底——其實那是只不過她跟我開的玩笑。你越是想知道是不是不記得的時候,你反而記得更加清楚。當你不可以再擁有的時候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忘記。

所以嘛,癡男怨女們,在尚能愛別人的時候就肆意的愛吧。倘若他朝失去了,回憶也不至於太蒼涼。

admin

网站地图xml地图